爱游戏-2020冬天泰达的存亡时刻 天津足球再到十字路口

爱游戏

  稿件来源: 贝克足球

  如果不是七块巨大的横幅:“WE LOVE TEDA”,12日下午苏州体育中心的泰达远征军几乎毫无存在感。

  面对人数十几倍于己、坐拥主场之势的江苏球迷,不论是看台的声浪还是场内的比赛结果,亦或是球员频频祭出暴力犯规示人的道德画像——尽遣三外援的泰达,在过去的这个周末于新科中超冠军面前可谓完败。

  比起成绩的完败,更让人不安的是这支屹立于华北足坛超过二十年的老字号豪门接下来这个冬天里的命运。

  从俱乐部的“泰达”冠名到俱乐部本身的资方支持前景,天津职业足球继整整两年前权健集团被人为地强行覆灭之后,再次来到十字路口。

  如果本赛季能够拿到足协杯冠军、至少能够通过江苏队一关、取得一个争夺冠军的机会,俱乐部也许仍有底气和资格去索要资源继续喂养——但在全主力落败江苏队的全华班之后,泰达的命运已经到了存亡时刻。

  1。

  对于泰达俱乐部以及背后的国资资方来说,处于疫情环境下的2020赛季已经在很多时刻动摇着战略的变化。赛季初,由于泰达严重的外援减员和伤病,球队在第一阶段不幸创造历史。

  第二阶段伊始,纵使顶着资金压力孤注一掷地签下苏亚雷斯、艾哈迈多夫等强援,但就“兜底”的保障,天津市有关方面依然为泰达采取了“措施”。

  10月15号,正值第二阶段第一轮天津泰达与深圳佳兆业生死大战前夕,天津市足协副主席、秘书长崇勇,以“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官员”的身份入住大连赛区球队酒店——大连皇冠假日酒店8楼。

  然而根据此前中国足协对各俱乐部入驻赛区蓝区人员的严格规定:必须是俱乐部官员,或者跟俱乐部有劳动合同的人才可以进入蓝区,乃至与球队汇合。

  同时,那几日在非媒体开放时间内,也已有多支球队在酒店与训练场看见崇秘书长与泰达队混为一伍。

  或许没有人知道这位秘书长来连何为,但回想三年前天津德比赛前“全运奖牌少一两块无所谓,但泰达绝不能降级”的津体局的傲气,如同政剧赵瑞龙“不允许,绝对不允许”的汉东地方龙头之态,津深保级争夺的结局似乎早就注定。

  最终,处于外援磨合期的泰达如愿伴着佳兆业频被取消的进球、顺利完成保级大业,以“一胜逃生”创造了中国职业联赛的新史,崇秘书长彼时也满意回津。

  但从现实回溯,官僚层面的亲自下场或是源于泰达队内的维稳需要,危机早已埋下。

  2。

  2011年11月19日,天津泰达在阿里汉的带领下夺得了2011赛季中国足协杯的冠军。

  那也是泰达俱乐部漫长历史中为数不多的全国性顶级赛事桂冠。

  然而整整九年后,2020年的11月19日,泰达竟被爆出一线队严重欠薪的传闻。

  从消息传播的观感而论,内部球员主动放出欠薪事实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此,原本看上去在恒大、上港、国安等强队纷纷分心亚冠的背景下值得一争的本赛季足协杯,在当时便被蒙上一层阴影。

  根据信息显示,泰达整支球队在新赛季只领到一个季度的工资,且是以补助、津贴的形式发放。队长、也是进攻核心的阿奇姆彭同为队内最长时间没有领到过工资的外援,欠薪长达3个月。

  甚至今年9月份刚刚从波尔图加盟泰达的巴西前锋苏亚雷斯,其转会费540万欧元,波尔图也是不久前才收到泰达方面打过去的“部分转会费”。

  苏亚雷斯夏天驰援后,为第一阶段创造积分历史的天津泰达其保级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巴西人迄今为止也还没有从俱乐部领到一分钱。包括他来入境天津的机票都是自己垫付的,仍未报销。

  在今年疫情的重创下,根据了解,16家中超俱乐部有超过半数都一度遭遇过欠薪,至于中甲中乙更是成为普遍。

  三级联赛里,能够保证2020年至今11个月每月按时“手机来短信”的,不超过10家。

  资金面临阶段性告急的俱乐部,其中既有某些实力雄厚的民企巨头,也有区域龙头级别的大型国企;有争冠级的球队,也有保级级的球队。

  回想本赛季初期和中期,通过各种渠道、或主动或被动而透露向外界的,单是豪门球会中就有江苏江苏队(特谢拉带头罢训,后被江苏队“辟谣”灭火)和上海上港。

  其中上海上港方面,一次性“降薪100%”,实际就是停薪一个月,这在当时通过吕文君那条发了又删的、“阴阳怪气,语气无奈”的微博,也可见一斑。

  这样的队内政策,也直接影响了上港队的备战乃至比赛情绪。

  不要怀疑“身家千万的中超球员停点薪水就踢不好球了?”,诸君可看壕如巴萨的巨星们,在巴塞罗那俱乐部官宣明年1月(巴萨每年两次发放薪水的日期之一)暂缓发薪后,球队在西甲和欧冠双线的训练与比赛状态。

  就今年的中国足坛,有的球队及时调整、通过母公司在疫情好转后的应对(重新拨出投资足球的预算)而重回正轨、乃至一飞冲天,但有的球队,确实一直一直没有缓过来。

  这里面情况最为危急的,目前来看就是中甲的北京人和,以及中超的天津泰达。

  推荐阅读:人和集团的足球歪梦

  3。

  泰达俱乐部的大股东为天津国弘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背后是天津市国资委全资控制;俱乐部小股东则是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泰达控股

  因而,泰达队的主要收入除了市场层面的赞助商和球迷消费(微不足道,今年疫情封场就更趋近于零),主要就是依赖天津市国资委的财政输血。

  去年,天津市GDP达到14104亿人民币,排名全国第10,在四个直辖市中垫底;且相较于十年前2009年的全国排名(7501亿,全国第6),天津下跌了4位。

  泰达队内欠薪传闻流出二十天后,今年前三季度的经济成绩单正式公布,经济总量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重庆、广州、苏州、成都、杭州、南京、武汉。

  没有天津。

  如无意外,这个排名会成为2020年的全年排名。

  相较去年,江苏省会南京取代直辖市天津跻身十大城市俱乐部,是排行榜单的最大变化。

  巧合的是,一个星期之后的足协杯半决赛,江苏江苏队便在冷风嗖嗖的苏州淘汰了步履蹒跚的泰达、彻底掐灭了泰达俱乐部“挟成绩以令津门”的希望。

  2020年,天津市的经济总量创下了自晚清以来在全国城市中的最低排位,同时十大城市中南方和北方9:1的比例,也创下上世纪以来的最悬殊纪录。

  津府告急,津足有恙。

  看财政收入,天津2019年的财政一般公共预算达到2410.3亿,看似高居全国第4——但是,这其中有太多是近四年来收割天津官场垮台大员和天津部分被覆灭的巨头企业(传销保健品类公司尤甚),以及贱卖天津境内国企所得。

  仅2018年上半年天津纪委的腐败调查就超过2015年的总数——那是黄大人在位的最后一个完整自然年。

  从2018年开始,天津政府改变了经济政策方向,收紧了裤腰带,当年度的预算支出即减少了近15%。

  到2019年,仅仅一个束昱辉的权健医药集团和束老板背后的黄大人的坍塌,所收所缴,近两年就为天津填上了太多窟窿。

  推荐阅读:专题 | 权健风波(上):泰达那些事儿

  推荐阅读:专题 | 权健风波(下):天海何去何从

  在业内,天津市与山东省是中国两大著名的“GDP海绵区”,即“水分挤也挤不完”。

  今年上半年,天津地区生产总值同比下降3.9%,降幅比一季度收窄5.6个百分点,大于全国收窄幅度0.4个百分点。

  天津和山东的经济下行,最终也都不同程度的波及到了区域内国企足球俱乐部的生存。

  2020年,山东鲁能也迎来俱乐部队史上的重大股权变更:今年7月山东省电力公司与济南市人民政府签署鲁能体育股权划转框架协议,正式划转山东鲁能泰山足球、乒乓球俱乐部部分股权,给济南市人民政府,由济南市人民政府授权相关企业承接该股份,形成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格局。

  山东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的原有股权结构,为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持股69.31%,认缴出资额4851.7万人民币,鲁能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69%,出资额2148.3万人民币。

  今后,济南文旅将会持股40%,成为鲁能足球俱乐部大股东,山东电力与鲁能地产分别持股30%,其中鲁能地产独立成立新的集团,隶属于山东省国资委。

  推荐阅读:专题 | 鲁能大变局(上):未来远未来

  推荐阅读:专题 | 鲁能大变局(下):过去过不去

  4。

  泰达俱乐部所在的滨海新区,是天津的规划者所建立的一个新大型金融区,称之为“中国的曼哈顿”。

  但是泰达俱乐部并没有在滨海的崛起中获得太多的资金好处,反而在2015年末,于天津市政府(黄大人)和滨海新区政府的博弈中失去了权健医药集团的巨额投资支撑。

  权健2015初在泰达俱乐部的投资当时被划入整个滨海投资的计划内,然而以黄大人为首的上一届市政府并不配合对滨海新区的投资支持,大部分税收用来建设市内六区,导致滨海新区的基建完全没有跟上。

  彼时,逐步认清事实的束老板也开始对泰达一方的管理层心生厌倦,他坚持权健在天津红桥区建设训练用地,毕竟口袋里的钱来之不易,得孝敬该孝敬的人……

  当然了,今天回看,泰达方面将权健剥离出俱乐部也许是一步历史性的好棋。

  但无论如何,最近四五年泰达在中超的保级困境以及每年都被老一辈天津球迷怒骂“混吃等死”的窘境,这亦与俱乐部资金短缺、政府足球预算跟不上金元潮流分不开。

  推荐阅读:泰达保级连续剧

  俱乐部另一股东泰达控股,同样是天津市国资委控制,是天津市最大的国企,旗下主要有城投和金融两大板块,拥有泰达股份(000652.SZ)、津滨发展(000897.SZ)、滨海泰达物流(08348.HK)、滨海投资(02886.HK)等4家上市公司。

  但在今年9月下旬时,天津市政府方面邀请了辖内多家金融机构参与座谈会,讨论如何“支持”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负债2000亿的局面,让天津国资实在坐不住。

  也正是在那时,面对第一阶段战绩惊愕足坛(3平11负)的泰达足球队,包括天津市体育局等官僚部门也迅速启动了应急保救措施,这也才有了崇秘书长10月份的秘密赴连。

  目前,泰达控股存续境内债券共计17支,存续规模315亿元,偿债高峰就在今年。除了上述债券,将还有50亿债券于年底前到期,短期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早在9月下旬,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就发布过公告,拟发行基础规模为10亿元的180天超短融券,募集资金将用于偿还将于10月到期的“20泰达投资SCP002”。

  同在那一时日,天津产权交易中心网站也在9月下旬突然挂出了一则产权转让公告:天津滨海泰达航母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拟转让70%股权,转让底价5.7亿余元,转让方为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天津泰达置业有限公司。

  泰达航母旅游集团,由泰达控股出资95.10%,泰达置业出资4.90%构成,现今也成了泰达沉重的负担,甩卖之心肉眼可见。

  至两个月后,泰达足球队与江苏江苏队的半决赛首回合开打之前,泰达集团再出套现手笔:拟转让海南美都实业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底价7752万元。

  披露信息显示,海南美都成立于2001年9月11日,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经营和旅游项目开发等,公司由天津泰达集团有限公司100%持有。

  从其财务指标看,截止今年10月底,海南美都营收1331.43万元,利润597.81万元,净利润-3234.09万元,资产总计7924.73万元,负债总计404.67万元。

  于泰达投资自身而言,危机之下,尾大不掉的负债子司完全成了大包袱。

  5。

  今年年初,一则消息占据了媒体头条:“天津市国资委贱卖天津境内60个国企”……

  当然了,台面上的说辞不会是“贱卖”,而是正义凛然的“增资扩股、国企混改”。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尤其是经历过东北三省1998年的故事的朋友都知道,所谓对国企的混改,往往意味着在国企效益处于低谷时的瓜分和蚕食。

  很不幸的是,天津的混改大潮也卷进了泰达。

  10月16日,崇秘书长来到大连的第二天,天津津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股东天津泰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泰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进展情况的通知》。

  公告显示,泰达建设以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相结合的方式,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2家战略投资者,将泰达建设整体改制为“国有资本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混改完成后,泰达控股所持有的泰达建设的股份比例由原先的100%变更为30%。

  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天津津联海胜混改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40%;天津中科泰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30%。

  在交易各方签订《合资合作协议》等交易协议、且该事项获得天津市国资委批复后,泰达建设已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于10月16日领取了变更后的《营业执照》。

  国资窘境的麾下,自然是国资控股足球俱乐部的生存困难。

  6。

  最近三个赛季,泰达俱乐部的投入实际并不低,似乎每个赛季都有想要摆脱上一赛季堪堪保级境遇的决心,季均投入约10亿左右,在金元退潮的当下已属中超中上游。

  今年上半年,泰达俱乐部投入约6亿,还不包括未完全支付到位的、下半年的艾哈迈多夫/利马/苏亚雷斯的巨额费用。

  但是如此投资规模一方面牺牲了球员的薪资利益,另一方面又并没有获得实际的成绩。

  特别是球队格外看重的足协杯,在国安/恒大/上港全部派出二队参赛的情况下,泰达队内不止一名球员表达了争冠的愿景……

  但最终止步半决赛,俱乐部就此也失去了手捧九年来又一个冠军去向天津市有关方面追求持续注资的机会。

  12月5日,从天津传来消息,泰达俱乐部下赛季的准入工作出现“麻烦”,舆论界也响起了“天津不能没有足球”“失去天海之后不能再失去泰达”的哀嚎。

  而动摇、压垮投资方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中国足协在这个冬天推出的近乎于不讲人情的“中性名改革政策”,“泰达”二字被确认为不合规。

  推荐阅读:中性名政策的尴尬

  之于泰达国资方面,投资足球本已难以为继,又被要求去企业化、去广告化……

  二十二年来第一次,“泰达退局”成了天津球迷的忧虑。

  一天之后,12月6日,泰达著名球迷组织“津门虎翼”,联合北京国安御林军、上海申花蓝魔、浙江绿城绿色旗帜、河南建业红魔,五家球迷会发表联合声明《抛弃传统,等于割断精神命脉!》

  今天阴冷的苏州,败局已定的赛后,又是寥寥零落的泰达球迷,在苏州体育中心含着热泪举起横幅:“泰达早就刻在心里了,真要拿刀剜走吗?”

  上方是巨大的横幅,被他们从天津带到苏州,“WE LOVE TEDA”,他们爱泰达,他们也只爱泰达。

  但是泰达还爱足球吗?或者,还爱得动吗?

  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津市疫情近一个月来也出现不确定性:11月19日晚,天津生态城兰苑社区发布紧急通知,要求11月12日后一周内去过泰达医院的居民尽快报备;另有网友发布视频称,天津泰达医院封院,疑似15号的一名发热病人核酸检测呈阳性。

  也是在19日,泰达被爆欠薪的那一天,天津市新增4例核酸检测阳性,爱游戏体育平台均为东疆港区瞰海轩小区人员,该小区及泰达医院等相关场所已封控,要求人员停止进出……

  整个城市仍未从卫生和经济的不安全感中挣脱,此时作为极度依赖财政和国委输血的泰达俱乐部,只能等待。

  严格来说,三级联赛中处于“等待”状态的不仅仅只有天津泰达,极多俱乐部均在观望中国足协本周即将出炉的降薪令和中性名令,这也是许多投资方目前压住球员工资和续约工作的诉求来源。

  无论如何,失去争夺冠军的足协杯决赛入场券,对天津市国资委投入足球的信心动摇是极大的。

  看台之上,江苏球迷“我们又进决赛啦”的歌声格外高亢,腊月将至,有的球队依然在前进的路上,而有的球队正在品尝迷茫。

  2020年的冬天,津门足球,存亡时刻。

  苏州体育中心

  2020年12月12日 傍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